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老婆生孩子,我和姨姐 老婆和别人干,我在等着

热度:0鲜花:0鸡蛋:02017年08月14日
老婆生孩子,我和姨姐 老婆和别人干,我在等着

 小姨抽泣着说:「你姨夫看了信,足足十几分钟没做声,脸色铁青。他阴冷地说,你作出这种令人不齿的**勾当,连屁股都让人操了,还要什么脸面!我偷女人总比你偷外甥**体面!以后凡事必须依着我,不然我就把你的骚事抖擞出去,叫你没法做人!」

  小姨边说边羞的满脸绯红:「那晚他乘着酒兴,让我在床上蹶起屁股,用大**插进我的肛门,还让他那情妇小**在后边推着他,**的我现在腚眼还疼。那小**才20岁,还是我教过的学生呢,也一个劲儿「**,破鞋,**,淫妇」的骂我。可我不敢反抗,只好由他们蹂躏。他还让那小**把我的穴毛刮光了,说让我当「白条鸡」,最折磨人的,是让我给那小**下跪,让我叫她妈!还让我给她舔穴!」

  听了小姨的诉说,我又气又恨又没有办法。只好把她抱在怀里,浑身上下地亲吻小姨,亲吻她的泪眼,她美丽的脸,她红艳艳的嘴唇,摸着她光滑的穴门,已经没有一根穴毛。

  一个漂亮的音乐教师,我的亲姨,落到这步田地,我一时六神无主了。我们做了最后一次爱,小姨变换各种姿势,让我**她,在她的嘴里,穴里,肛门里都射了精,小姨把她的青丝剪下一掠作为最后的纪念!

  之后两个多月,小姨没有来,我也没有敢再找她,不料一天的中午,小姨突然来了一进门就把我抱在怀里一个劲儿猛亲!

伤感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