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姐姐和我的秘密小说 我的秘密基地英语

热度:507鲜花:7鸡蛋:02017年08月14日
姐姐和我的秘密小说 我的秘密基地英语

惠惠激动地说:“你有什么资格打我?他为我做事情比你多出太多了,你不在家的时候都是他来帮我。我遇到困难时,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他,因为他会在第一时间赶到,而你却总是遥不可及。我们之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怀,没有你想得那么龌龊!”我沉默了,这么多年,我确实为这个家付出太少。女儿在一旁拼命地哭着:“爸爸妈妈,你们不要吵架啊。”

  我的心都让她哭碎了,长期的两地分居,使我和妻子间的感情出现了不可避免的磨擦。当我问妻子是不是想离婚,她说:“我从未想过离婚,我只是要一个完整的家,有个爱我、照顾家的男人。我对小李是有好感,但并不爱他,况且我不想女儿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,不想她的成长留下阴影。”这点说到了我的心坎上,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久,把这么多年积压在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。正是如此,我们才发现彼此还是深爱着对方,只是太久没有交流。我们拥抱痛哭,约定重新开始生活。

  第二天,我发信息告诉小青,我和她只是偶然相遇的两只船,终究要在自己的航线上航行,我有我的家庭,她也有她的人生。小青此后没有再给我打过电话,但是在每个夜凉如水的静夜,我总会泡一杯咖啡,望着杯子上的人遥想,在心底默念着戴望舒的《烦忧》: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,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,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,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。

  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家里,也在积极向公司申请长驻上海。我现在作最大的努力,最坏的打算,想尽力使我和惠惠的感情升温。我不知道现在这样做是对是错,更不知道未来会怎样。

伤感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