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大舅嫂暗示我上她,我决然拒绝了这种请求

热度:0鲜花:0鸡蛋:02018年03月27日
大舅嫂暗示我上她,我决然拒绝了这种请求

我很想安慰她,或者以我的思维方式来释解这种复杂的婚姻问题。似乎又觉得不太合适。这种问题本身就极为敏感,说不好,往往会刺痛她的神经。

  我对她笑了笑:也好。你喜欢听故事吗?

  她不置可否的对我笑着,显得心不在焉:我想听听你的故事……你有情人吗?

  我哈哈笑起来:没有,没有。

  她忽然说:我想喝酒,想喝白酒。

  随后,我要了白兰地。她显得不太高兴。

  她和我连续碰了几杯之后,面色绯红:给我一支香烟好吗?

  四个小时之后,我们走出咖啡屋。街道显得冷清了许多,天空中飘落着零散的雨滴。

  我觉得她有些微醉,不过心情平静了许多。

  我说我送你吧。

  她半天没有言语,只是看着远处潮湿而摇曳的灯火。轻声的说: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  我不知所措,木讷了半天:你等我一下。

  我跑到街道对面的花店里,买了一把红玫瑰。转身又跑回来,她望着我不停的笑。

  我把花递给她,不好意思的说:实在抱歉,祝你生日快乐。

  她很激动,泪眼闪烁:谢谢。

  我招手要了的士,送她回家。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言。

  在距离她家不远的地方,我们下了车。

  我说你回吧,我也要走了。

  她半晌没有回答,背对着我。显得心慌意乱:去我家里坐会儿吧!他不在……

  我惶恐不安,也很犹豫。时间的确也太晚了,我故意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。

其实我心里特别想,想和她多呆一会。当然,内心深处的那个“野兽”倏忽间也苏醒了,我的血液中开始被它的魔爪占据,撕裂,以及折磨着灵和肉的抵抗。

  我跟随着她,走进她的家。

  此时雨停了。夜风吹拂着清冷的空气,伴随着月影黯淡的光影,逐渐的流淌为动人的乐符,在梧桐的绿叶间穿梭回荡。

  刚在沙发上坐下,手机就响了。是我妻子打来的。她问我怎么还不回来。我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。她说那我等你吗。我说不用了,你先睡吧。

  倩给我沏了一杯红茶,又打开电视。然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。她说自己的头有点晕。我说不让你喝那么多,你非要喝,多喝点水吧。

  此刻我很想走过去,坐在她的身边。向她倾诉我对她的喜欢,就如开始见她的时候。虽然想法炽热,也很渴望,但却无法挪动脚步。有点责怪自己,没有一点勇气。记得开始,那种大胆妄为的想法,此时此刻却丧失殆尽。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。心里乱做一团,尴尬又紧张。

  她似乎觉察到我的紧张,诡异的笑着:你不是要告诉我一件事吗?

伤感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