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公交被两男前后夹击粉嫩紧窄的蜜一开一合的蠕动

热度:0鲜花:0鸡蛋:02018年07月19日
公交被两男前后夹击粉嫩紧窄的蜜一开一合的蠕动

府院里门前的两个红灯笼才刚被家奴点着,红红的挂在风中,和寂静冷清的大街显得格格不入,而王爷府里面却是一幅莺歌燕舞的景象。她躺在床上,回想那日在秋千上嗯啊王爷就这样要了我…她喊着不要…王爷凌气逼人,真的受不了了我求饶好不好?而如今已今非昔比,身处王府深处的院子,她却被清冷疏落。仿佛那日在秋千上嗯啊王爷要了她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。她眉眼轻皱,事后这一切太过平静了。在秋千上嗯啊王爷,这一夜满天繁星,只听见前堂歌舞升平,而她芳心已逝…孤芳凋零!院子里还是附着一层薄朦朦的霜气,公交被两男前后夹击粉嫩紧窄的蜜一开一合的蠕动屋内,点着明明灭灭的烛火。桌椅摆放有序不染丝毫尘埃,案上的茶杯此时正腾腾冒着热气。正逢入秋,尽管屋内摆放着香味浓烈的花,都盖不过那股早晚湿冷的霉气。门外还有一棵葱葱郁郁的树,挂着一副秋千,那是她入王府以来最喜欢的一件东西。

这夜王爷从身后要了她…她的身体被翻过去,凌气逼人身材精健的男人如往常一般从身后压上来,骨节分明的大手一路点火,伸进她丝质薄衫内,手指挂在她肚兜边上,往下扯去!她从梦中惊醒,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,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让她全身紧绷。又是酒味!想到今晚歌舞升平的前院,她扭动着身体,情绪激动的反抗,坚决不再让他从她身后进入她的身体。

王爷不要这样,我求饶好不好?她扭过身体,恼看着他,“每次都在夜里才见我,我真的是你娶回家的玩物吗?只希望王爷你不要这样可好?”被王爷压在身下她胸口剧烈起伏,她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一身钢筋铁骨,可这段日子王爷的态度和说的话还是将她所有的铠甲击溃,全都熔成了烫伤自己的铁水。王爷从来没在清醒的时候要过她,而且从来都是从身后要她,也没有在要的过程中看过她的脸、爱抚她的身体。王爷欲要起身离开,刚刚一动,她便挺身勾住了他的脖子,强行将他拉向自己,“你不准走!看清楚我是谁!我是你的王妃!两年前,不是我逼着你娶我的,是父亲
伤感标签: